吴名氏

我活着,只为了见证世界的残忍……

《世界的残忍》——耽美短文,虐

这个世界很残忍,不是吗?它让你出生,让你活着,让你接受所有的不公平,你却没有能力去改变它。

并不是所有的东西只要你想,就会有。也不是所有的东西只要你努力了,就会有收获。我们其实都很弱小,对现实无能为力。

我不快乐,因为我对生活,对现状的不满,可我却没能力改变它。我就像个傀儡,而提着线的,是他们。渐渐的,我开始没了思想,所有一切都是空空的,让人绝望。

我从不信仰幸福,因为我感受不到它。所以,我的生活得到了诅咒。我悲伤吗?我不知道,它陪伴我太久,我都习惯入骨了。

从小时候起,她便在我的耳边一遍遍的说着“不管你的心情如何,就算愤怒的想杀人,就算悲伤的想自杀,你都得笑着,保持着笑容,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心思!”可是,笑容是很残忍的啊。但为了活在这个残忍的世界,我也残忍了。

我坐在天台,声嘶力竭的笑着,我明明是用生命在笑,可我为什么,就哭了呢?为什么,就不理解一下我呢?

我总是安静的,在他们争吵事,在他们打架时,在他们随便决定我的命运时,我一直都在完美的扮演着,一个他们所期望又讨厌的傀儡。他们满足了吗?不,他们不满足,所以我是他们情感的发泄地,话语的垃圾桶,我如他们所愿的,承受着他们所丢弃的黑暗。我做的很好不是吗,因为我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傀儡,不是吗。

他们说,出气筒是不需要情感的,我只要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就好了,不会哭不会吵不会闹。他们一直都夸我乖,所以我忘了情感是什么,可我为什么,还是觉得绝望呢?

那双手,很温暖,他对我说“作为一个孩子,你有权利哭哦,所以不要笑了,你可以哭出来,向我撒娇。”奇怪,明明我不会哭,只会笑的,为什么,我会抱着他,哭到昏过去?

他毫无征兆的,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迅速的,为我带来各种我所不知道的情感。例如,我看到他时,我内心的激动是因为高兴,等待他出现时,我内心的躁动是因为期待,他走的时候,我内心的空虚是因为失落……我懂的越来越多,我是不是不是乖孩子了,因为我会哭会吵会闹了?可他说我是乖孩子啊

日子过得很快,我开始习惯他对我的好,我也习惯对着他撒娇,因为他说“你是我重要的人,我会无条件对你好,你可以无条件接受我的好,这是你的权利。”他们跟我说过,乖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听话,所以我很听话的接受了他的好。

我对他越来越依赖,这时候,我懂得了什么是不安和寂寞——当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。我习惯他在我身边时,带给我的安全感和温柔,这种习惯迅速取代了之前一直陪伴我的悲伤,入骨到心脏,无法割舍。

暖如朝阳,大概就是他的笑容,跟我笑容下的悲伤不同,他的笑容下,盛满了温暖。特別是他对我笑时,我觉得我开始信仰幸福了。可后来,我学会了嫉妒,因为他的笑容,不止属于我。可我还是依旧对他愈加的依赖,因为他说过,我是他重要的人。

在我成人礼那天,我收到了人生最珍贵的礼物——他的吻,还有他的爱。我和他,正式在一起了。而那天,我也挣脱了那些提线,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跟他在一起,他们会说我恶心,变态,并将我赶了出来。可我无所谓,因为,他依旧在我身边就够了。

我和他走过了三年之痛,七年之痒。他说再过三年,便带我出国结婚,我答应了。后来,他工作越来越忙,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无聊,便只能在网上写写文,所幸读书时,我的文学成绩一直都挺好,不过两个月,便成了签约作家,也算是有了稳定的收入。

又过了一年,我的书需要办签售会,得离开他一个星期。我感觉很不舍,这八年来,我对他的依赖只增不减,所以我能不离开便不离开。但这次是在推辞不了。临走时,他说等我回来,便带我去旅游,所以让我放心的去。

我从没觉得一个星期这么难熬过,于是我便将行程都加快,在第五天我便回去了,回家时,他不在,大概在上班,深夜,他还没回来,可能有应酬。我最后睡过去了,隔天一早,我醒来,依旧没看到他,我打他电话,他没接,不知道为什么,我开始慌了。我疯狂的打他电话,直到电话那边的提示音提示关机。我冲出家门,去到他的公司,公司的人说他已经辞职了,三天没来了,我找他所有的朋友,可却不知道找谁——自从我们在一起,他的朋友便疏远了他。后来,我想去他爸妈那里,可他爸妈却拒绝看到我,他爸妈一直都很厌恶我,他们一直觉得我带坏了他们的儿子。我只能回家里等着,一遍遍的拨打那关机了的号码。

半年了,我每天有时间,便一遍遍的拨打他的号码,我怕他回来,看到家里没人等他,他会伤心,所以我不敢离开家门一步。我每天晚上都失眠,白天太累睡过去,又会做噩梦吓醒。我感觉很痛苦,我怕,怕他再也不回来了……

又过了半年,我感觉我的精神已频临崩溃。我开始不停的盯着门口,总是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,一跑去开,却又没人,一次比一次绝望。我想起了我以前还没遇到他的时光,是因为我不是乖孩子所以他不要我了吗?还是因为我以前不信仰幸福,所以我得不到幸福?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

我终于找到了他,在我被编辑从家里拽出来去邻市看心里医生的时候,我在医院见到了他,他手上抱着个小孩子,身边是个美丽的女人,他笑的一如我记忆中那般暖如朝阳。我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我醒过来时,是在医院的病房。

我回了家,关闭了所有通讯,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地上。我开始吃不下东西,就算吃了,也会吐出来,直到最后,呕出了血。

两个月后,门终于开了,进来的人的身影与记忆中的他重叠,脸上,笑的一如朝阳般温暖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他蹲下来,给了我一个拥抱。我终于放下了一直提血的心,安静的睡了过去。

醒来,又是在医院的病床上。旁边,是一脸严肃的编辑“你再这样下去,他回来看到会伤心的。”我点头,之后,我乖乖的,依旧按时写文交稿。

八个月后,我自己去了外国,编辑问我“不等了吗?”我摸着怀里的玻璃瓶笑笑不说话。其实,我早知道了,他不会回来,从两年前,我开门时,他的东西便已经搬走了,我找到了他留下的信“我走了,医生说我还有一年的时间,我想在最后,给家里留下一个孩子。我想,在生命的最后,给你留下最美的记忆。”所以,他是不会回来的,我,只是一直在偏执而已。八个月前,来的不是他,而是那天在医院里他身边的女人,她给我留下了这瓶骨灰,便走了。

这个世界,充满了残忍,而我们活着,就只是为了见证它有多残忍。而我从小,便患有抑郁症,后来,他的出现拯救了我,我以为这是救赎,后来,我才知道,这一切,只是世界残忍的把戏而已。而我已经无法继续残忍了,所以最后抑郁症的复发,我死在了国外,抱着他的骨灰,我放火自焚在教堂。这是,属于我和他,一共10年的婚礼……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