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名氏

我活着,只为了见证世界的残忍……

无题

  我一遍遍的念着你的名字,像刚开始认字的稚子一般,一音一调的念着。
  我一遍遍的写着你的名字,像刚开始上学的孩童一般,一笔一划的写着。
  后来,别人问我的名字时,我脱口而出的是你的名字。填写资料签名时,我随手一写的是你的名字。
  我开始遗忘了自己,只记得你。
  别人问我喜欢你什么,我想了很久,却想不出不喜欢你什么。
  我记得你所有的样子,所有的事情,包括,你不喜欢我这件事。
  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,所有的事情,包括,你不喜欢我这件事。
  后来的后来,这世界上没有了我,却多了一个你。
  你会不会不习惯,少了一个人爱你?

《失业33天》

  今天,是我失业的第33天。以前看过《失恋33天》,女主收获了幸福,但我,却依旧一无所获。
  10月1日,在国家的诞生日,我选择了离职,我以为,那是我的新生。我背着行囊,拖着沉重的行李箱,一步步的,从中大搭地铁到东圃。笨重的行李箱总是不受控制,使我腿上多了几处伤痕。终于到站时,我松了一口气,却不敢跟匆忙的人群推挤,只能傻站着,等人群散开。
  1个小时过35分钟,是我到达我姐家所需要的时间。独自扛着行李箱爬上七楼,坐在客厅喘气的时候,觉得莫名尴尬。我总是反复翻看着手机,除此之外,什么都做不了。于我姐来说,我是她需要照顾的妹妹,于我姐夫来说,我是来蹭吃蹭喝的不速之客。
  “这一个多月都忍过来了,就不能再忍忍,忍到过年吗?”耳边传来的都是质问声,“一个多月足够你习惯了,习惯了不就好了吗?”我心里默默想着:你看,习惯都可怕,能够将一个人的骄傲跟坚持给磨没了。“你要是再忍忍的话,离过年还有3,4个月的时间,到时候你还能拿一万多块给家里过年呢!现在你哥他们自己都快过不了没钱,都指望着你赚钱回家呢!”我沉默的喝着水,“你看,这样一天过去,又浪费83块钱了!”我想,大概我还是想坚持自己最后的骄傲,所以我不后悔。
  我开始在网上投简历,查着这些公司是否属实,一份份的筛选着,10月3日,在很多人享受着国庆假期的时候,我背着书包,在马路上茫然的走着,偶尔累了,停下来,打个电话给朋友,吐槽一下自己的生活,然后继续寻找着,看有没有公司招聘。但肯定是没有的,都在放假呢。我随便找了地,坐在那,看着别人走过来走过去,手机没电关机了,磨蹭到晚上6点左右,我才慢慢的走回去。重复了几天,我再次背上行囊,去了朋友那。
  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朋友问我。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想暂时歇两天而已,我想喘口气,太累了,脑子不够用了。”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说道,“我只是想歇两天而已,为什么就是不能够呢,如果我聋了就好了。”朋友不再说什么,只是让我好好歇一歇,慢慢来,别紧张。
  “我明天不想出门了,我觉得我们总是这样跑出去不是办法。”朋友大概也是被我折磨的,也开始在网上帮我投。双10那天,我终于收到了面试通知,朋友说:“这下你总算能好好歇两天了吧?”“不行,接下来还得准备面试要的资料什么的!”“你干嘛总是把自己逼的那么紧呢?”朋友严肃着一张脸,“你就不能想一下自己吗?我记得你以前读高中时多骄傲,总是没心没肺的,怎么才毕业一年,你就变成这样了呢?”我傻笑:“没办法啊,我就是这么贱啊。”朋友沉默了很久,才说道:“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,我以后,是绝对不会像你这样的!”
  大概我这人,从小就不讨喜吧。面试失败,我缺没有被打击到,只是更加努力的投着简历,但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认真的筛选着自己心仪的公司。下载了多个招聘软件,努力的在每个软件上投着简历。
  “你看,你现在浪费了多少天了?如果当时你再忍下去就好了,你现在又没钱,什么都没有,你要干嘛?”我不想说,我离职后还是有5000多块的工资的,只是给了家里,没了。“你现在这样下去,到时候过年怎么办?家里现在又没钱,你哥他们又都成家要养小孩没多少钱,你要是不辞职,到时候还能拿一万多块回家呢!”我沉默着,只是投简历的速度又快了些。
  10月15日,大概是我的极限了,我一个人在家,压抑住声音崩溃大哭,哭的差点脑缺氧晕过去。16日,我倔强的带上了行囊,来到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深圳。我住在朋友这边,开始在这边寻找属于我的容身之处。我不断的面试着,面试成功的,又薪资过于低,仔细合算,又要租房,又要吃饭,还要给家里钱,我算的几近崩溃。
  朋友曾问我:“为什么你最后会下定决心要离职?”我说:“因为我想通了,我才19,是正当放肆洒脱的年纪,从小,我就被人说早熟,而这次,我想任性,做一次符合自己年龄的事。”“那你现在后悔吗?”“不后悔,我做每一件事之前,都会问自己,以后会不会后悔,但凡我告诉自己可能会,那我就决不会做,而我做了,就绝对不会后悔!”
  10月29那天,我大概是疯了,再没了自己的坚持,疯狂的投着简历,不去管它是否属实,只想着有工作赚钱,我跟朋友说:“我已经想开了,学了会计只是让自己多了一项技能而已,我何必总是要揪着它不放呢,做其他的也挺好的。”朋友说:“你的坚持呢?”我笑了:“坚持,能有钱吗?”朋友叹了口气:“我不认识你了,我记得你以前说’我这辈子,不需要多有钱,我只要能坚持的过着自己小日子就够了!’你看你现在,既然连坚持都不要了,你还是你吗?”我继续笑:“那是因为以前我无知我傻啊!钱多好,最起码能堵住别人的嘴!”朋友只说了句“随你”便也无话。
  这几个月来,我总是笑着说“没办法,我这人就是贱啊”或者是“你也知道,我这人就是贱啊”,可却从来没有人,给我一个拥抱说:“别笑了,你一点也不贱。”我曾有个梦想,但后来,我醒了,忘了,却没人提醒我。
  前阵子,我发了个小脾气,我说:“我知道我这样很不好,但我也有在努力的找啊,我也很委屈啊,你们能不能让我稍微喘口气?”但后来想想,很没必要,因为这是我的任性带来的后果,我应该自己处理,有委屈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没必要向别人发泄,整的自己多有理似的。
  33天的失业时期,对我来说,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我对朋友说过:“失业一两个月是正常的,可为什么到了我这,却不行了呢?”我开始讨厌别人询问我是否找到工作,我甚至不怎么想跟朋友联系,因为他们每一次关心的问候,对我来说,只是在加剧我的痛苦罢了。我也开始厌烦面试,甚至有时到了公司门口,我都能因为一两件小事而拒绝面试,例如我敲了门但对方不开,又例如对方在搞活动而忽视了我。但更多的我还是会进去面试,只是觉得很疲惫,准备资料很疲惫,打理自己很疲惫,漫长的路程让我很疲惫,面试时考官的各种问题让我很疲惫,每次都没嫌弃年龄小经验不足很疲惫,什么都很疲惫,却又得装作精神奕奕让我更疲惫。
  我告诉自己,再努力一些,再努力一些就行了,“奋起而直上,总有伯乐在前方”。可好像,越来越没效果。我知道,我现在大概是陷入人生低谷期,没工作没爱情,连亲人都不怎么理我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哪里,只是,好想歇一歇,什么都不去想的休息上一阵子,我好累,快站不起来了,却还得笑着,对所有人笑着,却对自己笑不出来。
  失业33天,我一无所获。
 
 

随笔

我想不顾一切
背着行囊,带着诗
走向远方
那里,有属于我的天堂

老家的中秋节,充满浓浓的乡村气息


《世界的残忍》——耽美短文,虐

这个世界很残忍,不是吗?它让你出生,让你活着,让你接受所有的不公平,你却没有能力去改变它。

并不是所有的东西只要你想,就会有。也不是所有的东西只要你努力了,就会有收获。我们其实都很弱小,对现实无能为力。

我不快乐,因为我对生活,对现状的不满,可我却没能力改变它。我就像个傀儡,而提着线的,是他们。渐渐的,我开始没了思想,所有一切都是空空的,让人绝望。

我从不信仰幸福,因为我感受不到它。所以,我的生活得到了诅咒。我悲伤吗?我不知道,它陪伴我太久,我都习惯入骨了。

从小时候起,她便在我的耳边一遍遍的说着“不管你的心情如何,就算愤怒的想杀人,就算悲伤的想自杀,你都得笑着,保持着笑容,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心思!”可是,笑容是很残忍的啊。但为了活在这个残忍的世界,我也残忍了。

我坐在天台,声嘶力竭的笑着,我明明是用生命在笑,可我为什么,就哭了呢?为什么,就不理解一下我呢?

我总是安静的,在他们争吵事,在他们打架时,在他们随便决定我的命运时,我一直都在完美的扮演着,一个他们所期望又讨厌的傀儡。他们满足了吗?不,他们不满足,所以我是他们情感的发泄地,话语的垃圾桶,我如他们所愿的,承受着他们所丢弃的黑暗。我做的很好不是吗,因为我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傀儡,不是吗。

他们说,出气筒是不需要情感的,我只要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就好了,不会哭不会吵不会闹。他们一直都夸我乖,所以我忘了情感是什么,可我为什么,还是觉得绝望呢?

那双手,很温暖,他对我说“作为一个孩子,你有权利哭哦,所以不要笑了,你可以哭出来,向我撒娇。”奇怪,明明我不会哭,只会笑的,为什么,我会抱着他,哭到昏过去?

他毫无征兆的,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迅速的,为我带来各种我所不知道的情感。例如,我看到他时,我内心的激动是因为高兴,等待他出现时,我内心的躁动是因为期待,他走的时候,我内心的空虚是因为失落……我懂的越来越多,我是不是不是乖孩子了,因为我会哭会吵会闹了?可他说我是乖孩子啊

日子过得很快,我开始习惯他对我的好,我也习惯对着他撒娇,因为他说“你是我重要的人,我会无条件对你好,你可以无条件接受我的好,这是你的权利。”他们跟我说过,乖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听话,所以我很听话的接受了他的好。

我对他越来越依赖,这时候,我懂得了什么是不安和寂寞——当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。我习惯他在我身边时,带给我的安全感和温柔,这种习惯迅速取代了之前一直陪伴我的悲伤,入骨到心脏,无法割舍。

暖如朝阳,大概就是他的笑容,跟我笑容下的悲伤不同,他的笑容下,盛满了温暖。特別是他对我笑时,我觉得我开始信仰幸福了。可后来,我学会了嫉妒,因为他的笑容,不止属于我。可我还是依旧对他愈加的依赖,因为他说过,我是他重要的人。

在我成人礼那天,我收到了人生最珍贵的礼物——他的吻,还有他的爱。我和他,正式在一起了。而那天,我也挣脱了那些提线,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跟他在一起,他们会说我恶心,变态,并将我赶了出来。可我无所谓,因为,他依旧在我身边就够了。

我和他走过了三年之痛,七年之痒。他说再过三年,便带我出国结婚,我答应了。后来,他工作越来越忙,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无聊,便只能在网上写写文,所幸读书时,我的文学成绩一直都挺好,不过两个月,便成了签约作家,也算是有了稳定的收入。

又过了一年,我的书需要办签售会,得离开他一个星期。我感觉很不舍,这八年来,我对他的依赖只增不减,所以我能不离开便不离开。但这次是在推辞不了。临走时,他说等我回来,便带我去旅游,所以让我放心的去。

我从没觉得一个星期这么难熬过,于是我便将行程都加快,在第五天我便回去了,回家时,他不在,大概在上班,深夜,他还没回来,可能有应酬。我最后睡过去了,隔天一早,我醒来,依旧没看到他,我打他电话,他没接,不知道为什么,我开始慌了。我疯狂的打他电话,直到电话那边的提示音提示关机。我冲出家门,去到他的公司,公司的人说他已经辞职了,三天没来了,我找他所有的朋友,可却不知道找谁——自从我们在一起,他的朋友便疏远了他。后来,我想去他爸妈那里,可他爸妈却拒绝看到我,他爸妈一直都很厌恶我,他们一直觉得我带坏了他们的儿子。我只能回家里等着,一遍遍的拨打那关机了的号码。

半年了,我每天有时间,便一遍遍的拨打他的号码,我怕他回来,看到家里没人等他,他会伤心,所以我不敢离开家门一步。我每天晚上都失眠,白天太累睡过去,又会做噩梦吓醒。我感觉很痛苦,我怕,怕他再也不回来了……

又过了半年,我感觉我的精神已频临崩溃。我开始不停的盯着门口,总是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,一跑去开,却又没人,一次比一次绝望。我想起了我以前还没遇到他的时光,是因为我不是乖孩子所以他不要我了吗?还是因为我以前不信仰幸福,所以我得不到幸福?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

我终于找到了他,在我被编辑从家里拽出来去邻市看心里医生的时候,我在医院见到了他,他手上抱着个小孩子,身边是个美丽的女人,他笑的一如我记忆中那般暖如朝阳。我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我醒过来时,是在医院的病房。

我回了家,关闭了所有通讯,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地上。我开始吃不下东西,就算吃了,也会吐出来,直到最后,呕出了血。

两个月后,门终于开了,进来的人的身影与记忆中的他重叠,脸上,笑的一如朝阳般温暖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他蹲下来,给了我一个拥抱。我终于放下了一直提血的心,安静的睡了过去。

醒来,又是在医院的病床上。旁边,是一脸严肃的编辑“你再这样下去,他回来看到会伤心的。”我点头,之后,我乖乖的,依旧按时写文交稿。

八个月后,我自己去了外国,编辑问我“不等了吗?”我摸着怀里的玻璃瓶笑笑不说话。其实,我早知道了,他不会回来,从两年前,我开门时,他的东西便已经搬走了,我找到了他留下的信“我走了,医生说我还有一年的时间,我想在最后,给家里留下一个孩子。我想,在生命的最后,给你留下最美的记忆。”所以,他是不会回来的,我,只是一直在偏执而已。八个月前,来的不是他,而是那天在医院里他身边的女人,她给我留下了这瓶骨灰,便走了。

这个世界,充满了残忍,而我们活着,就只是为了见证它有多残忍。而我从小,便患有抑郁症,后来,他的出现拯救了我,我以为这是救赎,后来,我才知道,这一切,只是世界残忍的把戏而已。而我已经无法继续残忍了,所以最后抑郁症的复发,我死在了国外,抱着他的骨灰,我放火自焚在教堂。这是,属于我和他,一共10年的婚礼……


《性别相同不是错》短言

  同性的爱,

  是禁忌。

  同性的吻,

  是毒药。

  同性的性,

  是罪恶。

  可为了你,

  我甘愿堕落,

  但,

  你却不爱我了……


耽美小短文,虐

  他总是独自坐在那个角落,点一杯咖啡放在对面,然后笑的一脸温柔。我很好奇,于是我问了他:“为什么你点的咖啡不是自己喝,却放在对面?”

  “他喜欢喝咖啡,每次我们约会时,他都会点一杯咖啡,然后我们面对面交谈。”他说这话时,显得很幸福。

  “那……我能问一下,那位小姐呢?”我问的小心翼翼,怕问错。他伸手摩擦着咖啡的杯口,淡淡的开口:“他是男的哦,他现在,应该和妻子儿女很幸福吧,毕竟他很喜欢小孩……”

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明明依旧笑的温柔,我却感觉他在无声的绝望。